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90|回复: 0

p性爱消费p

[复制链接]

79

主题

79

帖子

30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04
发表于 2020-10-15 12:4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丽华
  

  张丽华

  ——东银村

  

  

  日记一则

    

  一九九八年六月二十三日

  昨夜梦见“张丽华”,她像以前一样总躲着我,后来她又遇到了恶人,他们围住她,肆意地百般凌辱她,她惨叫了起来。

  热血涌上了我的脑门,我想我再也不能袖手旁观了!

  那些恶人,他们打她,还一边得意地哈哈大笑,她受了伤,痛苦地倒在地上,她无助地看着我,眼里全是绝望,这种眼神,我是如此熟悉!

  我心痛极了,愤恨极了,我发了狂,猛冲上去,和那些恶人凶狠地搏斗起来,打了很久,终于把那些恶人一个接一个地全杀死了,看着那些丑陋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那儿,我松了口气,渐渐平静下来。

  她躺在那儿,满脸仇恨,突然咬牙切齿地冲我喊:“把他们剁碎了包成包子去喂狗!”

  我醒了过来,看着窗外的月光冷冷地照在一盆芦荟上,才知道是一场梦。

  梦里的情景却依旧那么清晰,那么真切。

  我们都是年青的一代,为了生存,为了自由,我们四处碰壁,备受折磨,备受凌辱。

  那些堕落的女郎,何曾没有过绮丽的梦想?

  我们的悔恨与绝望重于泰山。

  我们都还很年轻。

    

  往事一段

    

  一九九六年秋,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正在睡午觉,突然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我打开门一看,几个同事押着一男两女,那个男的四十岁左右,两个女的其中一个三十岁左右,另一个还很年轻,身材姣小,留着披肩发,上身穿着一件牛仔服。听同事说那个男的是嫖客,两个女的是暗娼。

  随后,他们分别被关押在审讯室里进行讯问。

  我揉了揉睡眼,在长廊上独自站了一会儿,下午的阳光明晃晃地照在我的脸上,我的眼睛有点睁不开,我侧头避开直射的阳光,抬头望了一下天空,天空非常清澈,真是万里澄碧,天空下远处的山峦,近处的树木,都被阳光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这是一个少有的好天气。我怀念起在乡下的书房里度过的那些日子,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但是,我的思绪很快就被一声惨叫打断了。

  那一男两女都不承认有卖淫嫖娼行为。于是几个同事开始对他们拳打脚踢,逼他们招认。还用言语对他们进行百般羞辱。

  那一男两女像杀猪一样嚎了半天,但就是拒不招认。

  听参与抓捕的同事说,他们冲进现场时,看见那个男的坐在床边,那个留着披肩发的女子躺在床上,那个年纪较大的女子在隔壁一间房子里。虽然没有抓到现行,但能确定当时他们是在进行卖淫嫖娼活动。

  审讯至晚上,依然没有任何结果。大家的肚子都饿了。

  我们只好暂时放弃,把他们铐在窗棂上,然后下楼去吃饭。吃饭时,一个同事笑着说,那个留着披肩发的女子怎么打也拒不招认,比影视片里的那些被捕的女共产党员还顽强,实在可敬可佩。他说到“顽强”时,大家都笑了。

  我们吃完饭后上楼继续审讯,但没有再用武力,打了一个下午,同事们都累了。那一男两女哭哭啼啼的,依然喊冤枉。

  饭后他们叫我给那个留披肩发的女子做笔录。整个下午我都没有出手打过她,也没有打另外两个人。他们打人时,我只是站在一旁傻看,看得心惊肉跳,我以前还不曾看过有这样子打人的。

  我刚出校门不久,这个下午所发生的事让我很难受,虽然我没有参与打人,但我和他们是一伙的。

  我很同情她,看她被打得那么惨,哭得那么惨,她还那么年轻,比我还年轻,还不到二十岁。我很难受,非常难受。眼睁睁地看着这种暴行活生生地发生在我的眼前,却无法进行阻止。

  我只是所里的一名实习生。

  我倒了一杯开水,递给她,劝她不要哭,又取了几张面巾纸给她擦脸,我说,你有做过什么事就都说了吧,被人打成这个样子,不值。她哭着说根本没有那样的事。我无言地看着她那双放在膝盖上的手,那双手的手背指关节处又红又肿,那是用一截竹棒故意地敲打那个地方所造成的。当时她瘫在地上,被打得哇哇惨嚎,因为他们故意打她的指关节,她把双手拼命地往怀里缩,但还是被强拉了出来,继续敲打着。

  她那双放在膝盖上的手的指关节处又红又肿,她轻轻地抚摸着那些伤处,垂着头,泪水一滴一滴地滴在那些红肿处,这是我永远都不能忘记的一幕。

  一个同事,他有一对子女,他的女儿也有那么大了,他见我关心那个女的,就在别的同事面前笑话我,说我爱上了那个披肩发。

  当天晚上,他们被转到县局里,因为没有确凿证据,于隔日凌晨被释放了。

  那件事之后,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我在给她做笔录时得知她叫“张丽华”,有一天,我依据她所留下的住址,专程骑摩托车到海边的一个小村庄里去找她,七打听八打探,终于找到了一户人家,那对老夫妇听说我要找“张丽华”,很惊讶。

  在后来的谈话中,我得知那个留披肩发的女子并不叫张丽华,她的真名叫什么他们也不晓得,总之她有好多个名字。他们倒有个女儿叫丽华,但一直在本地做缝纫。又说当天被我们抓的那个男的是他们的朋友,是个生意人,常到他们家里做客,他已有了家室,那个留披肩发的女子是他的情妇,也经常跟随他到他们家里来玩。那个男的妻子有一次还跑到这里来,哭诉给他们听,叫他们劝那个披肩发不要再和她丈夫在一起。那天他们被县公安局释放后,来过这户人家,向他们拿了一些药酒疗伤。

  第二次去那户人家时,恰巧“张丽华”和那个男的正在那里,我约了她出来,想好好和她谈谈,她说起话却总是模棱两可,遮遮掩掩。因为我的身份,她不太可能会信任我。

  我和那些打她的人是一伙的,这是她所不能忘记的一点。

  但后来,她还是留了一个呼机号码给我,说需要联系时,我打她的呼机,她再给我回电话。

  后来,我又去过一次,又从那对老夫妇那里了解了一些详情。原来,那个“张丽华”幼时被亲生父母送给一户人家做童养媳,收养她的那户人家有一个儿子,本意是等他们成年后让他们结婚,这种现象以前在我们这里的农村很普遍,但是,“张丽华”长大后,那户人家的儿子和她睡了觉,后来却又反悔不要娶她做妻子。“张丽华”于是就破罐子破摔,跟她的一个“结拜”大姐出来了。她的那个“结拜”大姐做过多年暗娼,也就是那天一同被抓的那个年纪较大的女子。她出来后,结识了那个男子,做了他的情妇。她做暗娼,赚了钱给那个男的花。

  我的心情很沉重。我是真心想帮她,让她不再去过那种生活。

  后来和她在电话里又谈了三次,但结果总是不了了之。后来,她就不再给我打电话了。

  我很遗憾,无可奈何。

  最后那次去海边那户人家时,那位阿姨笑着对我说什么娶个风尘女子也不错,还举例子说某某人就是娶了个那样的女子后来怎么怎么样。我知道她误会了,以为我爱上了那个女子。但我也没法对她解释清楚。被她那么一说,我就不好意思再去她家了。

  就再也没去。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张丽华”了。

  没想到事隔一年多后,我在一次搭车途中意外地遇到了她。

  她当时坐在车后,一看见是我,吃了一惊,我现在还能很清晰地记得当时她那种吃惊的表情。但她看见我后,坐在那儿没动,并不主动和我打招呼。我想我的心情大概也和她差不多。最后那次通话她勉强敷衍了我几句,就把线挂断了,从此音信全无。我常常苦恼地想:p(三)“三公”经费预决算。p也许以前我的那些想法根本就是错误的,也许我根本不该去找她,我势单力薄,又这么年轻,能帮她什么忙呢?我心里很惆怅,没有一点法子。

  我犹豫了一阵,最后还是主动走了过去,笑着和她打了个招呼,随后就攀谈起来,具体和她说了些什么,现在差不多都忘了,因为那时心里很乱。只记得她又在重复她那些美丽的谎言,说起话来总是模棱两可,但我并不想怪她,我知道这是她自我保护的一种本能,她一个弱女子,要在这样的社会里混下去,当然需要用一些手段来保护自己,凭什么要她无条件地信任我?况且,我和那些打她的人是一伙的!虽然我没有打她。

  我很惆怅,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尽管我们七七八八地也讲了不少话。

  车到站时,我怀了最后一丝希望,想做最后一次努力,让她跟我走,不要再去过那种生活。但她最终还是拒绝了,她招手叫来了一辆载客的摩托车。

  我不知道她要去哪里。我明白,以后要再次相见几乎是不可能了。

  我眼睁睁地看着她侧身坐在那辆摩托车后座上迅速地消失在滚滚车流之中,我很伤感,也很失望,对她,也对我自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2018年开奖日期表查询_彩库宝典_黄大仙精准码最全资料

GMT+8, 2020-10-30 16:37 , Processed in 0.07800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